Extraterrestrial

阴阳师,荒天、夜青、黑白、荒目、博晴,不逆不拆。

aph,主要是耀朝和菊朝以外的all英,米英为主。英/伦家族狂热。

z35,z5,战b都有关注。

秦时明月3~5,画江湖系列,双生灵探,灵契。

家教,1869,6996和8018。

【分享我神经病一样的寮】

这只红叶真是我家头号扛把子,又是上房揭瓦又是调戏【?】白狼😂😂😂

小姐姐们都在背着我搞姬,她们变了!

二号扛把子般若,和一号不相上下。鬼使白看了这个可能想打人😂😂😂

明明我是想让夜青站在一起的他俩就是不走到一块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于是大师悲伤到看狗【?】然后这只叉居然躲在鲤鱼旗后把魔爪再次伸向了小黑。

【小黑:作者,送你一张地府单程票。】

【竹辉】十语

看完两人传记后脑洞突发的产物,视角不停切换x.

私设很严重x.

大概就是讲人类辉夜成长的过程中如何与竹子相遇相知最后变成神明的吧?

平安京需要一点bg!

这里凌羽w请多指教啦❤

—————————分割线——————————

"啊,这笛声真好听呢,会是谁在吹奏呢?"

"月亮啊,能否带他来到我身边?"

"我要走了。以后不能再听你吹笛了,好可惜…"

"是你吗?你还在这里?"

"孩子们,用心听——不,不是竹叶声——没错,是那笛声…"

"等到我死后,就把我葬在这棵竹下吧。"

"你捉迷藏可是厉害…我这辈子都没能够…一睹真容……咳咳——"

"月亮啊,请允许我用半生的修为,唤醒长眠于我脚下的人。"

"等到下一个百年,她会回到你身边。期间,请不要停止你的吹奏。"

"这笛声…?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大概是改词】我也不确定原曲的名字

今天凌羽沉迷夜青了吗???
没错又是我这条咸鱼,出来冒泡了。
520什么都没干我大概是个假司机。
择这首曲子纯属是因为它短。【←够了】

曲:《风情万种》【度娘说的我不太清楚】
改词:凌羽

往事越,千年过,百态沉浮如昨。
苦海阔,又得几人挣脱。
因与果,怎评说,舍我亦是成魔。
青衫曳,笠下华发霜没。

风,见证,怒涛狂澜汹涌。
谁能追逐风,吹醒救世迷梦。
谁能追逐风,无声处唤浪子回头。
谁能追逐风,随缘任凭造化作弄。

谁能戮尽众生,仅留一人,假意亦情真。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佛挡杀佛,黄泉碧落,只陪你蹉跎。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渡济苍生,却有一人,但见误终身。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四大皆空,仁者心动,为你风情万种。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不知道该算是改词还是填词的锦鲤抄

原曲:银临、云の泣
编排:凌羽
【个人写这种东西的习惯就是尽量保留原文,无论是发音还是意境之类的,所以大概并不是填词】
【喜欢夜青喜欢到无法自拔,听歌的时候满脑子夜青,就产生了这个蜜汁东西,有一句的灵感来源于"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大概是)后妈,角色死亡有,假车也有半句?】
【视角自由切换(?),脑回路过长(?)】

禅声陪伴着梵音流浪,
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
荒草覆没的古刹佛堂,
深藏,一缕过往。

波澜惊扰了明镜圣光,
浪卷起杀气千叠汹涌万丈。
金泥追逐着咒文流淌,
染我,青衣白裳。

阳光微凉,铜铃微凉。
风声疏狂,人间仓皇。
呼吸微凉,心事微凉。
流年匆忙,对错何妨。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
到头却也辨不清那劫与缘。
血色描摹容颜凝滞了时间,
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
上穷碧落下黄泉。

相濡以沫抵不过相忘,
如果终究要挥别这段时光。
衿袂不经意沾了荷香,
从此,坠入尘网。

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
所有喧嚣沉默都一并埋葬。
从地老一路走到天荒,
阅遍,浮生万象。

灯花微凉,戟锋微凉。
易为虚妄,难解惆怅。
梦境微凉,情节微凉。
迷离幻象,重叠忧伤。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
敢问生亦何欢而死也难安。
惟愿记忆停滞在颤抖指尖,
随神坛褪色,檀香散落,
缱绻着,渐渐搁浅。

多年之后,依稀记得那天。
竹笠半掩,恍惚细雨绵绵。
如果殊途同归不过是梦魇,
何必再去苦苦坚守执念。
仅以霜雪满头寄一遭人间。
老去的当年,水色天边,
有谁将悲欢收殓。

禅声陪伴着梵音流浪,
回忆的远方。

改词·痒痒师
原曲:痒
原唱:黄龄

她是悠悠一辉月光,
多想,多想,
有谁懂得欣赏。【阎魔】
她有灿灿一面红妆,
只等,只等,
有人与之共蹈。【鬼女红叶】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
多想,有谁懂得吟唱。【蝴蝶精】
她有满满一树新桃,
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桃花妖】

奶啊,快活啊,
反正有,治愈之光。【萤草】
飒啊,伞剑啊,
反正有,鹤斩天翔。【姑获鸟】
来啊,涅槃啊,
反正有,业火凤凰。【凤凰火】
撞啊,汤盆啊,
反正有,从天而降。【孟婆】

欧,皇。

大大方方爱上姐的幽光,【青行灯】
迂迂回回迷上叔的海浪。【荒川之主】
越抽越非越慌,
越非越抽越狂。【阿爸和姑姑】

他是烈烈一阵风暴,
多想,多想,
万人俯首敬仰。【大天狗】
他有寒寒一柄镰刀,
只等,只等,
阳冥之间复往。【鬼使黑】
他是至高无上鬼王,
多想,有谁舞袖芬芳。【酒吞童子】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
只等,只等,有人卸去伪装。【判官】

崽啊,撩妹啊,
反正有,人模狐样。【妖狐】
弹啊,妖琴啊,
反正有,余音绕梁。【妖琴师】
来啊,屠戮啊,
反正有,黄泉浪狂。【夜叉】
念啊,咒文啊,
反正有,禅心佛光。【青坊主】

欧,皇。

大大方方爱上爷的德望,【惠比寿】
迂迂回回迷上妹的汪汪。【跳跳妹妹】
越抽越非越慌,
越非越抽越狂。

我与大闺女儿(第一人称注意)

①【随着光芒,白衣白裙的少女展开双翼,如瀑黑发散落,轻抬玉臂,在面前摆过,转个圈后方才站定。】
  "啊,新鲜的血。"
  她亭亭立着,金色眼瞳直直注视着面前召唤出她的我,看不出是喜是悲。
  吸血姬——她的名字,我的第三位sr式神。
  "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式神了。"
  "是的,大人。"
  "嗯…可以喊‘阿爸’吗?"
  她明显地迟疑,但还是从颤抖的朱唇间吐出那两个字——
  "阿爸。"
  连属于自己的阴阳寮都没找到的我突然感觉一股暖流流过心底。赶紧点开式神录找到她,给她上好锁。

②【终于,拼死拼活收集齐了觉醒材料,送到吸血姬的房间去。】
  一如初见那般沉静,她双腿交叉站在咒印相接构成的阵式中。
  "开始吧。"她轻声说。
  在耀眼的金光中,她的发色渐渐褪去;一身白裳慢慢镀上赤色;黑色蝠翼展得更开,染上鲜血一般的红。
  "完成了。"我唤醒她。
  缓缓睁开双眼,其间荡漾着比以往更为坚毅的金色。
  "以后也会继续努力战斗的。"她环视着自己翅膀周围聚集的一小群蝙蝠,然后抬头与我对视,"阿爸?"

③【那一天吸血姬升到了四星。】
  "感觉身体被掏空…"送走三只狗粮后,我瘫倒在地板,"以后五星六星可怎么办啊…"
  "阿爸,我会帮你带狗粮的。"她的勾玉框亮起第四颗,说罢蹲下来戳了下我。
  "何恩何德能有你这样的闺女!"我抬眼看着她,不由得感慨,"你是天使啊!"
  "呵,我从来就不是天使。"她笑了一声,将垂落的白发撩到耳后,"我是吸血姬啊。"
  面对敌人,她化作万千血蝠、茹毛饮血。一切都结束后,她收起双翼裹住自己娇小的身体、隐于黑暗。
  ——对啊,她本是从黑暗中走出的恶魔。可是,这世上有谁生而为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