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aterrestrial

阴阳师,荒天、夜青、黑白、荒目、博晴,不逆不拆。

aph,主要是耀朝和菊朝以外的all英,米英为主。英/伦家族狂热。

z35,z5,战b都有关注。

秦时明月3~5,画江湖系列,双生灵探,灵契。

家教,1869,6996和8018。

又是荒废半节历史课
苏哥的盛世美颜❤

一只藻哥。假装有藻姐。
【好吧习惯称呼觉醒后为藻姐】
国民大舅。❤❤❤

【不明】根据灯姐传记加上自己无边脑洞的瞎写

瞎写注意,观看中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
很喜欢灯姐,但是一直抽不到。真的难过。

  来,请用茶。
  听我说说这个故事吧,很有意思的。
  曾经有个姑娘,名叫阿行。她是个遗腹女,家境并不很好。自幼,母亲便教她女工纺绩。等她大了些,跑到村长家又磕头又长跪,送她去学着念了几个字。做这一切,就是指望她能嫁个好人家。
  而她,只喜欢四处游走,收集各路妖魔鬼怪的怪谈,不断扩写她那本名为《百物语》的书。终于在十二岁的时候,活活把她母亲给气死了。她可真是个不孝顺的女儿呢。
  母亲一死,她真真是无依无靠了。但她也从此再没了束缚,可以放肆地写她的故事编她的书。
  不过也总得找个活计谋生吧。
  于是她百般地求邻家婆婆,学了茶道。十七岁那年,她独自离开村子,到镇口开了家小茶馆。
  那时候她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值最好的年华。她色若桃花、肌如凝脂,一头乌黑的齐腰秀发,一双琥珀色的美丽眼睛,一身素色绣青莲的衣裳。老板娘的手艺不赖,,又是个这样的美人儿,那些浪人武士能不常来坐坐看看?
  而她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她有她的规矩——每位客人必须讲一个她没有听过的怪谈才能离开,否则就要付双倍的价钱。
  几年下来,她不仅没有亏本,还小赚了一笔。那本《百物语》,也终于快要封笔。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最后一则故事,她永远也没有机会亲手写完了。
  一天黎明,那晚唯一的客人终于讲完了第九十九个故事。正当她送走客人准备回房歇息的时候,桌上那盏跟随她将近二十年的老筒灯,突然发出诡异的青光,自己倒下了。她不知怎的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个不折不扣的怪物了,浑身和她的筒灯发出一模一样的青光。尤其是那双幽青幽青的眼睛,诡谲至极,能够摄人魂魄一般,真是格外吓人呢。
  ——没错,她自己,正是那最后的故事。
  而"她",就是我。
  这便是有关"青行灯"的怪谈。
 

【分享我神经病一样的寮】

这只红叶真是我家头号扛把子,又是上房揭瓦又是调戏【?】白狼😂😂😂

小姐姐们都在背着我搞姬,她们变了!

二号扛把子般若,和一号不相上下。鬼使白看了这个可能想打人😂😂😂

明明我是想让夜青站在一起的他俩就是不走到一块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于是大师悲伤到看狗【?】然后这只叉居然躲在鲤鱼旗后把魔爪再次伸向了小黑。

【小黑:作者,送你一张地府单程票。】

【竹辉】十语

看完两人传记后脑洞突发的产物,视角不停切换x.

私设很严重x.

大概就是讲人类辉夜成长的过程中如何与竹子相遇相知最后变成神明的吧?

平安京需要一点bg!

这里凌羽w请多指教啦❤

—————————分割线——————————

"啊,这笛声真好听呢,会是谁在吹奏呢?"

"月亮啊,能否带他来到我身边?"

"我要走了。以后不能再听你吹笛了,好可惜…"

"是你吗?你还在这里?"

"孩子们,用心听——不,不是竹叶声——没错,是那笛声…"

"等到我死后,就把我葬在这棵竹下吧。"

"你捉迷藏可是厉害…我这辈子都没能够…一睹真容……咳咳——"

"月亮啊,请允许我用半生的修为,唤醒长眠于我脚下的人。"

"等到下一个百年,她会回到你身边。期间,请不要停止你的吹奏。"

"这笛声…?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大概是改词】我也不确定原曲的名字

今天凌羽沉迷夜青了吗???
没错又是我这条咸鱼,出来冒泡了。
520什么都没干我大概是个假司机。
择这首曲子纯属是因为它短。【←够了】

曲:《风情万种》【度娘说的我不太清楚】
改词:凌羽

往事越,千年过,百态沉浮如昨。
苦海阔,又得几人挣脱。
因与果,怎评说,舍我亦是成魔。
青衫曳,笠下华发霜没。

风,见证,怒涛狂澜汹涌。
谁能追逐风,吹醒救世迷梦。
谁能追逐风,无声处唤浪子回头。
谁能追逐风,随缘任凭造化作弄。

谁能戮尽众生,仅留一人,假意亦情真。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佛挡杀佛,黄泉碧落,只陪你蹉跎。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渡济苍生,却有一人,但见误终身。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
谁能四大皆空,仁者心动,为你风情万种。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